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天庭小狱卒 第二千零九十七章 敖巡听令

发布时间:2020-01-16 18:54:00

天庭小狱卒 第二千零九十七章 敖巡听令

“海皇大人!”

看到刘浪,和敖巡并肩站到了一起,台下的四海水族,顿时欢呼起来。

在张友义刚刚出现,挟持“刘浪”并抢夺圣器的时候,他们的确对这位海皇大人的实力,产生了严重的怀疑,但事实证明,那只不过是两道幻象,并非海皇真身,也不是真正的圣器。

如今,连震慑全场的龙族首领,都宣称面对百名天尊的时候,尚需海皇助力,这意味着,海皇的实力,可能比敖巡还要强。

之前,那番让人热血沸腾的讲演,绝非吹嘘之言。

如此一来,四海就有了两名绝世强者,什么天庭,什么妖族,什么西天世界,什么小世界联盟,在海皇大人和敖巡大人面前,全都是渣渣。

意识到这是必胜之局,四海水族齐声欢呼,也就不足为奇了。

“刘浪!”

与四海水族的反应不同,那十几位天尊则是咬牙切齿,特别是玉帝,吞了刘浪的心,都有了。

枉他撤销三界通缉令,放刘浪一马,刘浪却变本加厉,跟敖巡混到了一起,更试图颠覆天庭。

此等大罪,碎尸万段都不为过。

当然,最不可思议的,还是刘浪身怀圣器这件事。

如果刘浪真如叫嚣的那般厉害,借助圣器,可以碾压天尊,当初为什么会被张友义追得到处跑,又为何会甘心,当一个凡间仙狱的狱长?

玉帝翻来覆去地分析着,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敖巡的实力毋庸置疑,但刘浪,绝对是虚张声势。

而知晓这一点的,又何尝是玉帝一人,来到此地的天尊,可都是奔着圣器来的。

到了天尊境界,还有多少事,是他们想不明白的?圣器就算再厉害,刘浪区区一个刚入仙境的修者,也是无法驾驭的,更不可能发挥出圣器的全部威力,这也是他们敢于抢夺圣器的根本原因。

如果不是有敖巡立在那,估计这些人,早就抢着对刘浪出手了。

“玉帝,好久不见!”

在众人的注视下,刘浪淡淡一笑,先和玉帝打了个招呼,至于其他人,刘浪根本没搭理。

“很久吗?我记得距离我们上一次见面,好像才半月不到。”玉帝冷哼一声说道。

“但对于我来说,却恍如隔世。”刘浪感慨地说道。

“当然是恍如隔世,上一次见面时,你还是一个被三界通缉,不得不四处逃窜的小喽啰,可现在,已经摇身一变成为海皇,借着四海和龙族的力量,与天庭对抗。早知如此,我当初就该一掌劈死你。”玉帝咬牙切齿地说道。

“如果我说,海皇一事,非我所愿,玉帝相信吗?”刘浪沉声问道。

“事实摆在眼前,看看那些疯狂的水族,你觉得,信与不信,还重要吗?”玉帝反问刘浪。他并不觉得刘浪,有和自己平等对话的资格,可是,刘浪背后是敖巡,他又不敢轻举妄动。

“也就是说。无论如何,玉帝,都要杀我了?”刘浪眉梢挑动。

“不错。要么你死,要么我亡!”玉帝不留余地地说道。

他和那些只为抢夺圣器的天尊不同。

来四海之前,玉帝的确抱着,将圣器据为己有的想法,但也只是一个想法,和他背后所代表的天庭制度相比,圣器亦可放弃。

所谓覆水难收,如今海皇一事,已经做实。

而想要平息这场动乱,维持三界秩序的稳定,唯一的办法,就是斩杀刘浪。

任何人,都可以不死,但刘浪必须死,只有刘浪死了,天庭才能继续存在。尽管从目前的情况看,整个事情,敖巡才是主使者。

可是,真正称皇,并完成登基大典的,却是刘浪。

“玉帝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不过,玉帝的决绝,并没有吓到刘浪,反倒让刘浪笑了起来。

“放心?什么意思?”玉帝略感诧异。

“我刚才一直在想,你没招我,也没惹我,我要杀了你,说不定会良心不安,但现在不会了,你都铁了心地要我的命了,我礼尚往来,也是理所应当。”刘浪哈哈大笑道。

踏上修炼道路之后,因为修为太低,身份太低,他不得不对某些强者,笑脸相迎,甚至于是卑躬屈膝,尽管,换来了不少好处,但这种感觉是十分不爽的。

特别是面对玉帝的时候,那种压抑感更是强烈。

先前,玉帝明知他是被冤枉的,还是下达了三界通缉令,想要借由他的性命,树立威信。

尽管最后,在各方的努力下,玉帝最终让步了,可是,从始至终,玉帝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没有一句道歉。

因为地位和实力的巨大差别,刘浪只能忍着。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在这里,他有能力找回曾经丢掉的尊严。

“你?杀我?”

而玉帝却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仰天大笑道:“刘浪啊刘浪,无论是海皇,还是玉帝,都只是一个名号,不会为你增加哪怕一点实力,就算你身怀圣器,又能如何?你的修为只是小仙,你能发挥圣器几成的威力,一成还是两成?莫说是天尊,你连一个金仙,都打不过,又何如杀我这个天尊?”

玉帝身后的十几名天尊,包括蒋天朗,暗暗点头。

玉帝说的,也正是他们想说的。

“张友仁,枉你当了那么多时间的玉帝,有些问题,却根本没想明白。”

刘浪神色如常,撇着嘴说道:“我说要亲手杀你了吗?不要忘了,我现在是海皇,四海之内,皆要听从我的号令,为皇为帝,却亲自下场,可是很丢人的事……”

“你……”

玉帝瞬间哑火了。

虽然刘浪这番话,很不中听,可是,却不无道理,张友仁忽然感觉自己很失败,当了这么多年的三界领袖,到最后,真正能派上场,竟然只有一个张友义,而现在,张友义还伤了。

“好了,下面,就让我这个海皇,来教教你怎么当领袖吧!”

玩嘴炮,刘浪还从没输过,他微微一笑,转向身旁的敖巡,厉声道:“敖巡听令!”

(本章完)

张掖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广州市海珠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白癜风桂林哪家医院好
青岛治疗白癜风办法
张家口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