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黑人究竟算不算“人”?

发布时间:2019-12-04 18:07:14

核心提示: 这篇判决书本来准备以后介绍给大家,但最近因为《为奴十二年》得了奥斯卡奖,所以提前拿出来应个景。

这篇判决书本来准备以后介绍给大家,但最近因为《为奴十二年》得了奥斯卡奖,所以提前拿出来应个景。

一百多年来,该类人被认为是一种低级的人,完全不宜与白人在社交或政治生活中相结合,他们如此低劣,不能有白种人所必须享有之权利。在其主人有利可图时,他们可被买卖,可与一件寻常商品货物公开贸易

上面这段话谁说的?不是美国南方的奴隶主,而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院长唐耐(也译坦尼)大法官。

他在这篇著名的判决书中还写道:

我们认为该类人等不是,他们不包括在,亦未打算包括在,宪法上的 公民 一词当中 相反的,在制定宪法时,该类人被认为是次等的及低级的生物,被有权力之民族所降服。

这是法律人奉若神明的美国最高法院吗?这是那个引领世界法律前行的最高法院吗?的确就是!

当年是1857年。美国以北纬 6.5 分界:南方的是蓄奴州,允许拥有奴隶;北方的是自由州,不允许拥有奴隶。这是美国南北方多年斗争妥协的产物。它的依据是国会1820年通过的一项名为《密苏里折中案》的法案。

司考脱是一名生活在美国南方密苏里州的黑奴。曾经跟随主人到过废奴的北方州。后来,他以曾经到过北方为由,向南方的法院申请成为自由人。县法院判决他胜诉。但州法院否决了县法院的判决,认为他仍是奴隶。案子最终上诉到了最高法院。

判决的结果就是:奴隶制的正当性得到了美国司法的支持。司考脱虽然曾经到过北方,但他仍然是奴隶。甚至维持美国南北方平衡的《密苏里折中案》也被宣布为违宪。判决之后,南方满意,北方愤怒。三年之后,南北战争爆发:只有武力能够解决一切了。

9名大法官中只有两个认为司考脱应该获得自由,其余的7个都坚持认为他仍然是一个奴隶。院长唐耐(Taney)代表了多数意见,并执笔写下了判词。

唐耐将案件分成了三个问题:

(一)司考脱是不是密苏里州的 公民 ,能不能有本案的诉权?

(二)短暂到过北方是否可获自由?

(三)《密苏里折中案》违宪吗?

判决书中,唐耐大法官说: 奴隶被认为是一种低级的人。这是在英国盛行而实行的。而我们美国就是从英国的殖民地发展来的。所以,这种传统是我们应当继承的。 他为什么说这个话呢?

因为美国的《独立宣言》上明明白白地写着 人生而平等 。既然是平等,白人又怎么能够奴役黑人呢? 但这里的 人 包括黑人吗?黑人算人吗?唐耐大法官的这段话是在解释 人 这个词,也是判决书上第(一)问题的核心:如果黑人属于《独立宣言》所称的人,司考脱就是密苏里州的 公民 ,他就有法律上的诉权。如果黑人不算人,那么司考脱就没有主体资格,他就没有诉权。

对于政治问题,比如奴隶制的存废,人们可能会有很多宏大的解读。但司法的解读必须细化,任何宏大的叙事必须找到法律上的落脚点。必须去解读 人 这个词是什么含义。这可能也是司法与政治的区别。

黑人究竟算不算 人 ?从法律解释学上讲,应当探寻立法者的本意。也就是当时写作《独立宣言》的人的本意。这份《独立宣言》是什么人写的?托马斯 杰斐逊!他有超过600名奴隶。美国独立战争什么人领导的?乔治 华盛顿,南方的大奴隶主!那你说,他们笔下的 人生而平等 包括黑人奴隶吗?所以,唐耐大法官去探讨那些英国殖民者后裔从母国那里传承下来的关于黑人奴隶的传统观念能说不对吗?能说与本案无关吗?正是这些传统观念影响了美国开国者的 本意 。

回答了第一个问题之后,唐耐大法官接着回答了第二、第三个问题。简要说来:(二)奴隶即使短暂到过北方,他还是应该按照他现在所在州的法律来处理其身份问题;(三)《密苏里折中案》是违反宪法的。

其实,第一个问题已经说了司考脱没有诉权。案件他已经败诉。何必再讲第二、三个问题呢?美国最高法院似乎有这样的传统。我们以后还会讲马伯里诉麦迪逊案。那个案子也是本来一个问题就可以解决的案件,非要论述三个问题再判决。与马伯里诉麦迪逊案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个案子法律人很少提起。这的确是一件丢脸的事情。虽然这个案子如此明确地使用了违宪审查权,再一次昭示了最高法院手中最大的权力,但我们恐怕并不愿意把它作为先例。

然而,越是丑陋的,我们越应当正视。法律人万不可盲目骄傲。好像总是觉得自己站在正义的一方。从这个案件可以看出,领导历史前进的,很多时候往往是政治。当罗斯福的新政领导美国走出困境的时候,当肯尼迪坚定地维护美国人权的时候,那种进步的力量不是司法所能具有的。

说到这里,倒要谈一谈司法该怎样 讲政治 。这篇判决书给了我们一些启示。

司法,尤其是在大案的司法中,政治上的价值判断难以避免。唐耐大法官的政治主张昭然若揭:他不可能是一个废奴主义者。但作为一个法官应该怎样表现自己的政治主张呢?

在第三个问题,即宣布《密苏里折中案》违宪时,唐耐大法官在判决书中说: 对于一个黑奴的身体拥有财产权是在宪法内明白特别认定的。将黑奴作为一种普通商品及产业进行买卖的权利,曾向合众国公民保证在每州内拥有该项权利二十年。政府亦曾用明白字句许诺在将来亦将保护该项权利。若黑奴从其主人处逃走时,在宪法内找不到任何字句曾授予国会制定不同于其他财产法律的更大的权力 因此,《密苏里折中案》禁止合众国公民在某界限以北持有或保有该项财产,是不能为宪法所认可的,因而是无效的。

理解这段话要明白它的背景。

它源于美国宪法中第一条第九款第一项的规定。这是一个现在很少有人重视的规定了。它规定二十年内(从美国建国的1789年到1808年)任何一州准许入境的人,国会不得立法禁止。什么意思?不大理解吧?说白了,就是说美国在建国二十年内不得禁止从海外进口黑奴。当时不好明讲进行奴隶贸易,所以说的比较隐晦。这样就解决了南方奴隶主的黑奴来源问题。以后的黑奴就可以靠本地黑奴自我繁殖了。

1820年,美国国会制定了《密苏里折中案》,规定在奴隶问题上南北分治。结果却在这个案件中被美国最高法院宣布为违宪。现在我们觉得奴隶制罪恶,但反过来看唐耐大法官的判词,却不能说没有道理:

既然二十年之内黑奴的进口是美国宪法允许的,那么就应该保证其完整的财产权。我的珠宝被偷到北方,可以追回。奴隶为什么不行?作为一个统一国家,怎么又能够禁止在一半的领土上使用合法的财产呢?这不算背信弃义吗?允许我进口的东西却不允许我使用,这样的立法难道不违宪吗?

虽然废奴一方的主张也有道理:宪法中为什么没有明确说是奴隶贸易?为什么规定二十年的期限?就是因为奴隶贸易恶名昭著。立法的趋势就是要逐步废除它。《密苏里折中案》就是顺应了这种趋势。所以并不违宪。

但是我们却无法完全否定唐耐大法官的观点在司法技术上的无懈可击。这就是法官!他必须将自己的政治倾向融化在细微的司法细节中。

大体上说,政治讲宏观,司法讲微观。空讲大道理的不是法官,是政客;而只讲技术细节的是为人所不齿的 办案匠 。真正的法官应当将宏大的价值观落实到具体的司法细节中,又在细节中体现价值判断。这样的讲政治才是法官的讲政治,而不是政客的讲政治。

更加重要的是,当司法的技术细节已经明确无误、没有任何回旋余地的时候,作为一个法官,无论自己有什么样的政治倾向,都要服从法律。

(作者系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