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飞升之后 第五百零三章我们不怕被遗忘!……

发布时间:2020-01-18 10:07:44

飞升之后 第五百零三章我们不怕被遗忘!……

五百零三章我们不怕被遗忘!……

“有这种可能,但对于那些强来说,恐怕始终免不了将你和杀戮之主联系在一起。精挑细选是我们的追求,只挑选大家喜欢的,热门的书为大家呈现,敬请持续关注,不要忘了收藏本站.quanben.”太玄想了想,说道:“这对你来说,毕竟不是一件好事。”

千万里之外,藏身于一道阴暗罅隙中风云无忌抬起头来,双目中中掠过一抹冷光,随后说出了一翻让太玄震惊的话来:“猜想毕竟只是猜想,事实才是事实!”娱乐秀

风云无忌只话了这一句话,并未完全说完,说详细,但这句话就像一道明亮的雷霆霹在太玄心中,令他平静的脑海嗡嗡作响。

一直以来,太玄服从于魔界风云无忌,只不过是源于对第三分神的承诺,至少,在太玄心中,那个至情至性的第三分神,才是自已的师弟,而不是这个。人活上千万年,又能成功的在戮血政策下生存下来,多多少少都有些看人观相的本能。而魔界第一分神给太玄的印象,一直以来,便是四肢展,头脑简单,只知道一意的追求强大的力量。但同时,又不怎么愿意用功。反正一句话,太玄的印象中,第一分神并不是一个会用脑瓜子的人。

直到此时,太玄才知道,自已似乎低估了这个心魔分神。

“是的,你说的很对!”太玄心中长叹一声,良久回答道。

“好了,你们没事就可以了。王朝的大军交给你管理,本座也放心。短时间内,我是不适合再回到中央魔山了,毕竟,如果短时间内,多次出现。难免惹人猜疑,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个心决,似乎还凑效,嗯,先等本座试试再说了。一切交给你了,就这样!”说罢这翻话,风云无忌便霸道的,单方面掐断了与太玄的联系。娱乐秀

山峦之外,那被黑暗覆盖的茫茫大地上。密密麻麻的低等妖魔举着火把向这里涌来,带着粗口地嘈杂叫骂声越来越响亮。

估算了一下,再有片刻,这些家伙就要搜到这里来了,风云无忌想了想,索性站起身来。

‘篷!’浓浓的烟雾从体内炸开,两道庞大的蝠翼从肩部抽出,舒展开来,浓雾掩盖下的躯体不断的出‘噼哩啪啦’如抄豆般的声音。在这阵阵脆响声中,风云无忌身躯越拨越高,一晃眼,已恢复了本来的魔躯。

刚刚恢复魔身,那来自上位魔族的强大气息与威严便幅射四方,这片连绵峭壁的另一侧,原本嘈杂地大军突然变得鸦雀无声。站在最前面的妖魔只觉一股冰寒的冷风拂面而来,手中的火把摇曳起来,出噼啪的爆鸣声。原本因为人多,距离又过近而产生的热感。眨间消失无踪,整个人如坠冰窑。

在感知中,前方不远处,那片挺拨如插天巨剑的峭臂另一侧,变成了一个无底旋涡一般,旋涡之中。似藏了一个恐怖的妖兽。一股寒意从诸妖魔心中涌过。

“谁?哪边到底是谁?”一个浑身长着绿毛的低等妖魔握着火把地手不断的抖动着,一边强提心神,远远喝道。

‘嗤!’从妖魔只觉一篷锐利的寒风从上空拂过,虽然那开口喝问的绿毛妖魔便怒睁着双眼,直直的倒下,一缕血痕从他的额头正中,一直拉到腹部,鲜血瞬间狂涌而出。

‘咝!’前方的妖魔倒抽了一口冷气。

‘哒!’一阵响亮的脚步声从眼前这陡峭的插天巨峰侧面传来,脚步声后,身高二十余长。浑身魔气燎燎,散出强大威严的高等妖魔绕过峭壁,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在如星簇般地火把照耀了,那名巨大头生犄角的上位妖魔皮肤显得异常的白,白的近乎透明,如同长久不见阳光一样。

风云无忌一脸冷峻,化为魔身的他,看起来狰狞之中点些俊美。在刻意的情况下。风云无忌地身上的上位魔族的气息浓烈无比,盼顾间。目中闪电四射,颇有种睥睨天下的感觉。

“见了本座,还是跪下!”嘴唇一张,冷漠中透着狰狞的声音如雷声滚滚而去,从这支庞大的搜索队伍头顶掠过,良久之后,回声从远方复又传来。

“参见大人!”大军前方,大片妖魔全身颤抖着,跪上下去,脸上早已是一片惨白。前方的妖魔一跪下,风云无忌的身形立即暴露在后方的低等妖魔目中。

走的前地,基本上都是些实力稍高的妖魔,到了后面的妖魔,那便更是不堪了,若非不知道正主在何方,恐怕早已跪下了。

便在这么多妖魔的注视着,风云无忌便赤条条的,身无寸缕的站立在这支大军前面,言谈间,却也无半点不自在,仿佛这么干,乃经地义。

“那个老头子,你给我下来,对,就是你!”风云无忌目光扫了一圈,最后停在了空中一名身子干瘪,整个就一黑袍套了一个干枯了千万年的老树桩的老巫师身上。

“我……我?……”老巫师干枯的手指指着自已地鼻尖,两只混浊的眼睛睁得大大地,语声中已带上了颤言。

“还用本座再说第二遍吗?”风云无忌冷冷道,一句话,让这老巫师原本灰色的苍老的脸颊,顿时一片惨白。

“是,是,属下马上过来!”老巫师全身骨架抖擞着,各个关节处,因为两边神经质般的颤栗太过剧烈,而不停的出‘嚓嚓声’。

惨了,惨了,早知道就不腾空了。老巫师悔得肠子都绿了,他实在是想挣开那干瘪的嘴唇,说,大人,我没跪下来实在不是我的错啊,下面人都跪满了,我没地方着地啊!小的,实在没有不敬之心啊。

但此刻认定了这名上位妖魔要杀了他,心里早已惊惧欲死,胆都快破了,哪里还能说出个完整的话来。

“你身上那件袍子,本座要了!”风云无忌看这老巫师磨磨蹭蹭的,心里只觉

烧。要不是杀戮战甲不宜出现在这些人面前,哪里一个黑袍老头子的衣服。

当下,索性自已动手,三下五除二,直接剥了那老巫师的袍子,大手一挥,便把这老巫师扔了出去。

在飞出去的刹那,老巫师脑子突然清醒了一些,一个念头下意识地划过脑海:“我这衣服。他这么高的身子,连个大腿都罩不住,要来干吗?”

“好了,该干吗干吗去吧!”风云无忌也懒得理会这些还跪伏在地的低等魔族,脚下一顿,人已腾空而起,如一只大隼一般,消失于浩浩青冥之中。

两则夜风呼呼而过,立身高空之中。那天地间,从天空黄金巨眼中投下的光束纵横交错,不断的扫射着整个魔界大地,看起来倒是美丽,但风云无忌可没这个闲情。

眼看北方的一道黄金光束似乎要顺势扫过来了,风云无忌赶紧向东而去——虽然功法可以躲过黑暗君主的感应,但若是被黑暗君主借助黑暗金字塔施展的神之瞳扫射到,这些功法全部都没用。杀戮之主的原型,必定暴露无疑。

“现在可好了,魔界大地。从没有这般热闹过。这么多妖魔强啊!”一边飞奔,风云无忌一边感概道。十三个王朝地军团,大约有一半出现在了这里,一根根王朝的大旗高达数千丈,一根根迎风招展,煞是威风。

风云无忌骤然一停。便立身在这高空中,迅的扫视了一眼各大王朝的军团分布,心中比对了一下与这些王朝大军的距离,最后选择了西方一处隐于黑暗中的山体飞去。

那是一座高达数千丈,壁峭光滑,山岩坚硬的山峰,即便是在夜色中,那光滑的陡壁也俨然散出淡淡的光亮。

“轰!”风云无忌一拳在这山体半腰地峭壁上捣了个大洞,手臂一搅,这拳头大的洞。便扩大到容一人躬身而过。风云无忌迅名入其中,同时体内魔功运转,在那个并不是很大洞口内,又掏出了一个足有十丈深的大洞,又在洞口留了一个平台,风云无忌便盘坐在这平台上,目光正好可以透过洞口看处外面的情况。黑暗的洞**口,只余两点晶亮的光芒冷漠的注视着外面。

风云无忌运起天魔神通,目中渐渐黯淡下来。与那洞**中的黑暗融为一体。

“杀戮魔决,吸星*。均已大成,如今便只剩下这劫魔道了。东方破天对我说过。第九招天地魔劫,足以崩裂整个魔界位面。以我如今的能力,也不敢妄称崩裂魔界位面,也不知这第九招一出,将会是何等的壮观啊。”风云无忌闭目思索着:“如今,十三个王朝均已出现,只是先藏匿一段时间,不若将这劫魔道修至最第八招,再找第三分神或是本尊,让他们帮助推演一下劫魔道第九招来。”

这般想着,风云无忌渐渐沉入自修之中,只余一缕魔识分布在体外,窥探外界动静。

劫魔道,每一招均比前一招修练难度大了不少。劫魔道堪称攻击功法中,最为霸道地功法之一。尽管有着‘吸星*’这等变态的魔功为后盾支持,但劫魔道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修练完成的。

自修之中无日夜,时间在参悟劫魔道功法的过程中飞快流逝。与外界的热闹相比,那山腹腔洞窟便似另一个空间,与这魔界隔绝了起来。在这段时间内,风云无忌留于体外的魔识一共现十多拨向北开去地大军,这其中,有不少是属于各个王朝的大军团。

初时,风云无忌以为这些人是在找寻自已,所以并未在意,直到一对结伴同行的妖魔路过这座默默无闻的山峰……

“尤里西斯,……我们去凑个热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毕竟已经有这么多军团在我们前面去了!”一名身披紫黑鳞甲,身高二丈余,看似颇为雄壮的妖魔舞了舞手中粗如小儿臂的长戟对身旁一边独行妖魔说道,神情颇有些忐忑不安。

“看情况吧,前方已传来消失,已经有数个军团被那些家伙全灭了,其中包括一个王朝的正规军团!”名唤尤里西斯的妖魔回道:“到现在为止,也没人知道这些家伙打哪来的,隶属于哪个势力。有人怀疑是杀戮之主昔日的大军。不过……杀戮之主要是有这些手下,恐怕早就一统这个魔界了。——这些家伙太强了,而且极度嗜杀!绝对是妖魔中地一等一地强!”

“……,就算这些家伙再强,应该也没有的什么吧,撒哈拉王朝的尤玛加大人已得到消息,前往北方了。以尤玛加大人的嗜杀程度,这些人恐怕会被他杀光!……如果真的不幸遇到尤玛加大人,恐怕连我们都得死!”

“很难说啊。那些家伙太强了,很难说他们中间有没有什么顶尖强,尤玛加大人,也不定能击杀他们,尽管他是参加过第一次神魔大战的强大魔神。”

“你们说的尤玛加,到底是谁?……”一个冷漠的声音突然**了谈话中。

“尤玛加大人你都不知道?他……”两个妖魔互相看了一眼,很快现这声音不是两人中任何一人出地,心中一惊,慌张地四下张望。同时大喝道:“谁?!是谁在跟我们说话!”

‘篷!’洞窟内,风云无忌蓦然睁开眼睛,目中一片森寒,身躯霍地站起,穿过那洞**,从洞口扑下,身在空中,后背股肉便耸动着,随后两枚巨大的蝠翼夹着猎猎狂风向两名妖魔扑去。

“我!”伴随着一声雄厚的大喝,来自上位妖魔的强大威严如狂风一般汹涌而至。两名妖魔气息一窒,脸色霍然狂变,二话不敢说倒头便:“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风云无忌脸色冷峻,浑身魔气滚滚,轻蔑的了一眼两人。风云

慢的伸出一支手,掐住那名唤尤里西斯的妖魔的喉咙来:“本座对于你们地性命才没有兴趣,回答我,谁是尤玛加?还有北方倒底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军团赶往那里?”

尤里西斯面色如土。喉咙里‘咕咕’指叫,也不敢大声说话或反抗,只是指着自已地喉咙,不断笔划,待风云无忌五指松了松。才说道:“咳,咳……,尤玛加是撒哈拉王朝的大将军,因为实力过强,又过于嗜杀,被撒哈拉大帝罚到第一魔界统领撒哈拉王朝在魔界地大军。传闻中。尤玛加的实力已经直逼撒哈拉大帝,他的桀骜不驯与残忍嗜杀到近乎失去理智,对王朝大帝地统治造成了威胁。永不得踏入撒哈拉王朝内。这次,主要是因为北方出现了凭空出现了一支强大的军团。这支军团模样有些类似人类,但全身都长着骨剌,锥尾,非常残暴。他们攻击所有见到的魔族。这段时间所有妖魔响应伟大的黑暗君主地命令,去搜寻杀戮之主的踪迹,但有一支打次王朝大旗的军团在经过北方的魔界水牢时。被这些家伙全部杀灭。由于他们又没有打出任何一个王朝的旗号,所以引起了各王朝的震怒。现在尤玛加大人便带领着撒哈拉王朝腹地地大军,向那里去了!”

“模样有些类似人类,全身长着骨剌?”风云无忌松开了尤里西斯的脖子,嘴唇一张一翕,喃喃自语道——很快在他脑海里就勾勒出一些画面来,这些画面似乎唤醒了他记忆深处地某些东西,并与之重合起来。

“……魔界水牢……”当近乎下意识的吐出这个词来时,风云无忌心中蓦然一颤,似乎被人击中心底某个软弱的地方一样:“我的族人!……”

在猜出这支大军的可能性后,风云无忌脑海里猛然一震,随后一片空白。

尤里西斯与另一名妖魔惊慌不定的看着风云无忌,不明白眼前这大有抰天地之威能地上位妖魔何以出现茫然的神情。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终于逃生地*战胜恐惧。两名妖魔身躯一,化为两道黑虹分向两方飞射而出,飞出数千丈之后,方才出一声死里逃生的怪叫。

“哼!”风云无忌回过神来,目光扫过两侧疯狂奔逃的两名妖魔,神色一寒,双手一拍,两团磅礴的魔气悄无声息的追上了这两名妖魔,将他们轰成碎末。

轻松的干掉这两名见证,风云无忌抬头辨认了一下方向,随后向着北方疾驰而去。

大约三柱香功夫,风云无忌向前幅射而出的魔识终于感应到一大片杀气冲天的强大气息,人未至。北方魔界那连绵的山峰后。冲天地火光便先一部闯入风云无忌瞳孔之中,火光伴随着浓烟飞冲上九霄,远远地,一股浓重地尸体烧焦地气息扑鼻而来。

风云无忌踏步虚空之中,只见远方地大地上,密密麻麻的黑影行走在漫山遍野的尸体之中,每走几步,便会蹲下。手中一缕寒光闪过,便会有一缕鲜血伴随着偶尔的嘶哑惨叫出。

夜风浩浩。风云无忌瞳孔上映入远方那些强的身影时,整个蓦然愣了:“果然是他们!”

一股电流从脚底涌遍全身,风云无忌只觉两耳嗡鸣起来,胸腔之中一片漫暖,整个人仿佛傻掉般,喃喃呓语道:“果然是他们!”

被时间掩盖掉的本原突然复苏,这一刻。看着这些魔界地异变,风云无忌恍然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已身为人族的那一部分灵魂。来自灵魂深处,那此烙刻上地魔界水牢中地誓言自动从脑海深处浮起。

“我是一名人类!即便有着魔地外壳,也无法掩盖这层事实!”风云无忌全身激动的颤动起来,心念一动,人已化为黑虹向着那片山野破空而去。

“站住!”前方的黑暗中,一个冷冰的声音拨空而上,伴随着那道冷喝。一道阴沉地刀形光华无声无息的破空而上,齐着风云无忌的额心,一刀斩下!

“住手!”风云无忌一愣,继而大急。右掌一擎,那道落下的刀华便于风云无忌身前三尺处止住。风云无忌体内魔气勃,便将那刀气绞成粉碎,余劲化为云紊,飘散于虚空之中。

‘嗤!——’一道道破空声传来,眼角黑影一闪。数道黑影已将风云无忌围住,这两人站位看似随意,但俨然已形成一个攻防兼备的阵法,很显然,这几人配合地非常默契。

“等一等。我有话说!”风云无忌伸出一手,急忙喝道。

一道又一道魔识锁定在风云无忌身上,不止是天空这成犄角之势围住他的五人以魔识将他锁定,下方,密密麻麻,全身关节长着骨剌的人族变异同一时间察觉到了这个闯入。魔识连连破空而出,锁在了风云无忌身上,黑暗中。那一道道眸子,如狼一般明亮。目中闪着冰冷的杀机。

“说吧,说完了,我们再送你上路!”风云无忌面前,身高二丈,已完全魔化的变异冷冷地盯着风云无忌说道,脑后一头过肩的长在夜风中飞舞。隐隐带着一抹狂野的气息。

“要说战,我可不惧!我只是不希望生不必要的误会。——其实。我也是人族!”

“啊?!”原本寂静的天地间猛然出一声巨大的哗声,一对对如星辰般地眸子中明显露出震惊地光芒。

‘呛!’一抹寒冽如秋水的光华在夜空中划过,随后一柄吹毛断的长剑架在了风云无忌手脖子上,剑柄落在另一名神色冰冷如水的人族手中:“魔族果然本性低劣啊,哼,你真以为我们这么好糊弄吗?”

长剑微动,一抹淡淡的白痕出现在风云无忌脖子上,但那持剑的魔化人族反而露出了震惊地神色。

哂然一笑,两指伸出,夹住那柄长剑,轻轻地搬开:已然经过浊世魔池炼洗,当得这宇宙间最强悍的躯体的称谓。这剑虽是好剑,但也难以伤我躯体。”

“先别动手,”下方密集的人群之中,一名颔下长着稀松胡须碴子,长散乱,脸容有些沧桑的中年男子挤开人群,从下方踏步而上。

“你有什么话,说吧。”那男子跨步到风云无忌身前,淡然地看着风云无忌,一瞬间,风云无忌从这男子眼中看到一种洞穿一切的光芒。

风云无忌点点头,知道这名族人必是从灵魂看出了一点门道。

目光从下方一名名族人身上扫过,一种相通的东西在身上共鸣起来,沉吟片刻,风云无忌开口道:“你们是人族,都是人族。虽然看起来,有着魔族的身躯。”

四周,所有人脸色狂变。一股怒潮般的杀气要下方喷薄而出。

“你们是人族。人也是人族,只不过,如今换了副躯壳而已。我的灵魂。依旧是人类!”风云无忌继续道。接下来所说地话。却让众人稍微平息一下。

“证据!”那中年男子冷冷地盯着风云无忌,说道,对于风云无忌这翻话,他似乎并不意外。

“好吧,灵魂之道,你们都接触不到。我便以另一种方式来证明我的身份吧!”

下一刻,风云无忌的吼声穿越层层空间。在第三分神脑海内响起:“第三,过来。快过来!我需要你地帮助!”

“怎么回事?”剑阁内,风云无忌蓦然睁开双眼。

“还记得魔界地地下水牢吗?族人……我在这里碰到了大量地数以十万。不,可能是百万计地族人!”

“啊!”风云无忌一惊,继而狂喜,径直在空前破开一个通道,身躯跨入其中。消失不见。

一道空气涟漪在风云无忌身边泛开,周围的人族神色一紧,戒备地看着那处涟漪泛开的地方。但出乎众人的意料。那涟漪中心,一名身着白袍。气息从容的人族从中走了出来——正是第三分神。

目光扫过周围黑压压的人群。那些面目狰狞地人影在第三分神看来,再没有比这柔和的面孔了。一种叫做‘激动’与‘感动’地情绪第三分神胸中激荡。

几乎是看到这些人影的刹那。风云无忌便认出了这些魔界水牢。地下墓**内地变异。

第三分神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说什么,但张开的嘴巴内。什么声音都没有出。紧接着又试了试,依旧没有出声音来。

“我地族人,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最后还是中年男子开口说道:“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我是风云无忌,来自太古。”良久,第三分神似乎终于平静下来,说出了一句。

四周,变异们一震,那架在风云无忌脖子上地剑也滑了下来。

四周突然之间变得死一般地寂静。只余下地面上,被杀死的魔族尸体燃烧时出的噼啪声。

中年男子嘴巴张了张,却什么声音也没出,良久,终于无奈地闭上眼睛。风云无忌分明现,从这男子闭合的眼缝中。两偻湿润地眼泪滑了下来。

“多少年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太古地族人了!”中年男子长叹一声,说出一句令所有人心颤,酸的声音。黑暗中,隐隐传来失声痛哭地声音。

这一刻,无数族人松开了手中地兵器,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凭由脸上地泪水不停的滑落。

“我们以为早已被人遗忘了,没想到。在这里即然再次见到了故乡地族人。还有人……没有因为我们的变异,而认不出我们!”

“我们不怕被遗忘,我们只怕一切的付出,却换不来任何的希望!”

“纵使死,我们也怨啊,恨啊。”

“我们又回来了,回来了,多少的恨,多少的怒。永不安息!死亡,灵魂之主的国度。也无法困住我们。上天给了我们一次机会,让我们从主神的国度逃出来,重新凭借着腐烂的枯骨,重生!”

……

黑暗中,一尊尊魁梧如山地身躯倒了下去,像小孩一样呜咽起来。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魔界,他们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昏暗的日夜,无数个百万年,千万年过去了。连他们自已都以为自已被遗忘了,魔界的天地,改变了他们,令他们的身躯异变。最后带着异变的身躯痛苦地死去……

“唉!”第三分神叹息一声,仰起头来,任由目中的眼泪不停的滑下,打湿衣襟……

“没有人能想像他们的痛苦,那种暗无天日,度日如年的感觉。一天或许一恍眼就过去了,一年也过的很快,但百万年,千万年呢?那种被隔绝,永远远离故土的感觉,那种在折磨中,感受所有的记忆都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遥远的感觉,又有谁能感受。”望着茫茫的夜空,第三分神默默地想道。

静静的站立在一旁,看着风云无忌与这些变异的族人不停的落泪,一种叫做忌妒的感受在心中滋长,在这一刻,风云无忌无限的忌妒第三分神。

“或许,我永远不可能像第三一样,感受那种感动。因为……我是一个‘魔’!”风云无忌默默的想道。

‘哒!’一滴湿润的液体滑落手背,风云无忌一惊,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脸颊,才现不知何时,自已已经泪流落面,脸上泪水,早已差不多干涸。

‘呛!——’黑暗之中,一名名人族抓起了身旁地兵器,站了起来,身躯笔挺如山,一种叫做坚强的力量在这些身躯里滋长。(全本..)

吉林.为您提供飞升之后无弹窗广告免费全文阅读,也可以txt全集下载到本地阅读。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的电话
深圳仁爱医院口碑
安顺治儿童癫痫哪家好
贵阳看癫痫哪家医院好
深圳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