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308章

发布时间:2020-01-16 17:41:13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308章

潮湿的地板,略显阴暗的过道,直至灯亮了起来之后才让人感觉到一丝光明,头上是咯吱咯吱响着的老吊扇,陈兴站在这样的环境里,都感觉很是不舒服,住在这里面那得是怎样一种受罪,不过犯人也只能在生活在这种环境里,听那监狱长赵贾瑜所说,邢天德算是得到特殊对待了,起码住的还是一个单独的小房间,尽管这房间除了块用来当床的木板,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但比起其他住在一排过去,看起来就像是猪圈一样的地方,.

“进了监狱当然就是要遭罪,要是监狱里的生活很舒服,那还不得有一些在外边没法生活下去的人争着抢着犯罪来监狱里享福,除了没自由,生活过的舒服,何乐而不为呢,所以这监狱就不能弄得舒服,除了保障基本生活,越辛苦越好,那些坐过牢出去的人,才不敢再犯。”赵贾瑜笑眯眯的跟陈兴说着,“说难听点,这犯人在监狱里的生活,比牲畜好不到哪去。”

陈兴点了点头,这会已经是晚上11点,陈兴和杨振聊了一会后,还是决定到监狱里看一看邢天德,陪同的有杨振,赵贾瑜跟着陈兴和杨振在门口站了一会,最后才在杨振的眼神示意下先离开,陈兴和杨振明显是不想让他在现场,赵贾瑜也识趣的走开。

走的时候还不时回头的望一眼,傍晚杨振才刚来过,姑且不说杨振从来没踏足这里看过邢天德,这会都快凌晨了,杨振又是陪同着陈兴过来,赵贾瑜这一肚子都是疑问,他并非不认得陈兴,邢天德之后的海城市委第一秘,赵贾瑜还是如雷贯耳的,主要是因为陈兴从给周明方当秘书开始,一步一步窜起得太快,现在都已经是副厅级的干部,都能跟市领导并列了,这委实成了一段让人津津乐道的说书故事,在海城官场也是耳熟能详的事情,赵贾瑜虽然是在司法系统,常年跟犯人打交道,相对来说是处在海城主流官场的边缘,但并不代表者他对陈兴不了解。

“都给周明方当过秘书,一个是步步高升、官运亨通,一个却是沦为阶下囚,这还真是同人不同命。”赵贾瑜心里头泛着嘀咕,他对邢天德没有半分同情,对陈兴倒是有几分羡慕,身在体制里,他深知要往上爬一步有多难,像他这种,这辈子估计也就跟犯人打交道到退休了。

赵贾瑜离去,邢天德淡淡的看了杨振一眼,扭头对陈兴道,“陈兴兄弟,可否单独跟你聊一聊?”

“嘿,你叫得还真顺口。”杨振面带嘲讽,亏邢天德叫陈兴兄弟还叫得这么顺溜,更是要让他回避,杨振这心里头难免有几分火气,要不是有陈兴在旁,杨振早就发作了。

“杨局,你到外面走走,我跟他单独聊聊。”陈兴回头对杨振说道,既然都到监狱里来了,和邢天德单独聊聊也没什么,看看对方有啥话要说。

杨振闻言,只是颇为恼怒的盯了邢天德一眼,也没拂了陈兴的意思,走到外面去,小小的房间里就剩下陈兴和邢天德两人,陈兴目光从对方身上收回,“说吧,有什么话非要让杨振离开了才说。”

“几年没见,陈兴兄弟都已经是部委的副司长了,真是令人艳羡,想想昔日咱俩都一块给周书记当过秘书,我在市委风光的时候,陈兴兄弟还在政研室里混得郁郁不得志,没想到时过境迁,咱俩一个是身穿囚服,一个却是坐于高堂之上。”邢天德凝视着陈兴,悠悠的说道,不甘、嫉妒、羡慕、怨恨…种种情绪不一而足的出现在邢天德脸上。

此时此刻,邢天德的复杂心情,或许只有他自己能够体会,本来,这一切都应该是属于他的,却被陈兴给抢了过去,邢天德满是怨恨,不管事实如何,但他就是这样想的,若是他当时的秘书位置没有被陈兴给取代,那现在风光的就是他,而不是陈兴,说不定他现在也是一个副厅级干部了。

“你都已经知道是往事,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陈兴皱了下眉头,对于邢天德一口一声陈兴兄弟,陈兴听得颇为不悦,况且他有现在这样的成就,周明方只能说是其中一个因素,到他调任部委这一步,几乎是跟周明方没关系了,听邢天德的口气,完全是认为他能走到这步,全是因为周明方的提携,陈兴也懒得解释。

“怎么会没有意义,若非你的出现,周书记会兴起更换秘书的念头吗?若非我不再是周书记的秘书,哪怕是我自身有问题,又有谁敢查到我身上来?哼,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就算是借那些纪委的人俩胆子,他们也不敢查我。”邢天德低吼着,“一切全都是因为你,全都是因为你的出现,是你抢了我的位置,抢了我的前途,以至于让我一步步沦为阶下囚。”

“所以这就成为你陷害我的理由了?你觉得自己做了自己龌龊的事还反倒名正言顺了?也多亏周书记没有受影响,要不然还真让你得逞了。”陈兴冷笑,“你自己的过错,全推到别人身上了,看来坐了快三年牢,你还没悔悟,依我看,法院判你八年都算轻了,没给你个十几二十年真便宜你了。”

“陷害?”邢天德微微一怔,随即笑了起来,“不错,是我陷害你,我唯一恨的是没有让报纸将你的正面照给登出来,只给了你侧脸一个小小的特写,以至于让人不能一下子认出是你,没让你隔天成为名人是我失策了,我还是太心慈手软了,要是当时狠一点,说不定现在就完全不一样了,你其实应该感谢我,要不是顾忌着要给你留点颜面,我那晚就直接授意报纸给你的正面来个大特写了,让人看看你被扫黄的光辉形象。”

“还真是恬不知耻。”陈兴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动气,不是他的境界有多么豁达,而是邢天德压根都没让他动气的资格了,两人现在已经不在同一条水平线上,陈兴真要是动气,反倒是落于下乘了。

“人至贱则无敌嘛,不过话说回来,我还差了点火候。”邢天德不以为然的笑笑,“陈兴兄弟,你让杨振先过来找我,想必也是存了试探我的心思吧。”

“你觉得就你现在的处境,还有资格让我试探吗。”陈兴撇了撇嘴,“我人也到了,你想说什么也可以说了,要是跟刚才一样尽是废话,那我没这个功夫跟你在这里浪费时间。”

“哎呀,这人当了大领导就是不一样了,每一秒钟的时间都宝贵的很,来这监狱里的确是在浪费时间。”邢天德眼睛闪烁了一下,“陈兴兄弟,既然你也来了,那咱也就明人不说暗话了,几年前我给你挖的那个桃色陷阱,照片都还在,我当时没放在家里就是给自己留了一个后手,要不然现在还真是没有半点可以倚仗的了。”

邢天德说到这里顿了顿,终于抛出了自己的目的,“我想跟你提个要求,年底我就要出狱,不知陈兴兄弟能否帮下忙呢。”

“年底就要出狱?”陈兴匪夷所思的看了刑天德一眼,“你还真是敢提呀,还有五年刑期,你这就想免了?再说了,你凭什么觉得我就帮得了你,即便是能帮,我又干嘛要帮你。”

“你能帮的,凭你陈兴今时今日的地位,想要帮我只是轻而易举的事,至于你肯不肯帮,嘿,陈兴兄弟,那些照片多少有些不雅,你现在家庭和谐,幸福美满,你也不想让人破坏你的幸福吧,那些照片要是曝光到上去,那你可就有麻烦了,到时候说不定就不是家庭受影响了,兴许连你的前程都要给拖累了。”邢天德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你就这么自信?”陈兴盯着邢天德,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弧度。

“不错,我就是有这个自信,我忍了三年,看着你一步步高升,我始终在忍着,到今天,我忍不住了,我也不想再在这个鬼地方呆下去,而且才三年的时间,你也让我惊讶,竟然走到了这样的高度,现在的你,已经有能力让我提前出去,我没必要再浪费时间。”邢天德眼里闪过一丝兴奋,想着自己即将就能脱离这鬼地方,邢天德整个人都要沸腾起来。

“这么说来,你几年前没急着拿照片威胁我,只是为了等我走得更高,能够让你获得最大利益的时候才拿出来?”陈兴目光微微一滞,没想到邢天德竟然能够隐忍到坐了三年牢才将他的后手给抛出来。

“不错,这几年,我一直在关注你,这么短的时间,你就爬到副厅了,真是让我意外,现在我不用忍了,也不想忍了,这些照片,终于能够发挥出最大的价值了。”

“你觉得你现在在这么个地方,还能为所欲为?”陈兴冷笑,目光阴寒,“既然你都跟我说了实话了,那你认为我就会受你威胁?在这监狱里,你不觉得有很多手段可以让你供出那些照片是放在哪里吗。”

“我敢这样跟你说,当然不会一点准备都没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现在身陷牢狱,还敢威胁你一个副厅级干部,你觉得我会那么白痴的连做两手准备都没有吗。”邢天德眉毛微微一扬,脸上的络腮胡子更为其增添了几许戾气。

“哦,说来听听,你又做了什么准备?”陈兴按捺住心里的喷涌的怒火。

“我可以明白无误的告诉你,只要我在这监狱里受到什么刑罚,外面立马就会有人将你的照片曝光出去,不要怀疑我跟外界联系的能力,哪怕你们限制任何人来探视我,我依然有办法将消息传递出去。”邢天德直视着陈兴,“陈兴兄弟,说真的,我不想看到那个情况出现,因为我不想和你撕破脸皮,我相信咱俩还会成为朋友的。”

“有你这样专门从背后捅刀子的朋友,我可真是荣幸。”陈兴眼底深处已经满是升腾的怒意,他不得不忍着。

“时也命也,我也是情非得已。”邢天德很是无奈的说着,“这年头,人心凉薄,昔日那些跟我称兄道弟的朋友,一见我落难了,呵,也没两个来看我,更别说官场上的酒肉朋友,若是以往的人脉关系还能起作用,我也不至于要为难陈兴兄弟你了,只要能弄个保外就医,我早就提前出去了,可惜那些王八羔子都是落井下石的人,竟然没人肯帮我,我早晚让他们都付出代价。”邢天德说到最后,咬牙切齿。

“你说的话,我记下了,我会认真考虑的。”陈兴深深望了邢天德一眼,转身走了出去,再呆下去,陈兴的怒火都要忍不住爆发出来。

门哐当一声就关上,后面隐约能听到邢天德的声音,“陈兴兄弟,我的耐心可是有限得很,年底要是不能出去,那我可保不住要做出什么事来。”

在门外等着的杨振也听到了里面传出来的话,疑惑的看了看陈兴,“陈司长,怎么回事?”

“走,出去再说。”陈兴深吸了一口气,压制着满腔怒火。

街道边,杨振将车子停在一颗大树下,惊疑不定的望着陈兴,“陈司长,会不会这监狱里有邢天德的内应?”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要不然他怎么向外传递消息?”陈兴一脸怒气,“杨局,这事交给你了,先把邢天德稳住了,然后在监狱里仔细查一遍,这种事情相信你比我更有经验,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看着办。”

“好,我尽力去办好。”杨振点了点头,知道这是陈兴放手让他去做了。

和杨振分开,陈兴的身影出现在何丽所住的小区,上了楼,轻拧了一下门把,门如意料中打开,屋里黑漆漆一片,陈兴一愣,旋即放轻脚步,轻轻将门反锁,一双手猛的从后面将眼睛捂住,闻着那玫瑰香味,陈兴嘴角荡漾开了笑意,这是何丽常年用的香水味。

北京丰益医院评价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安庆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贵阳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
深圳好的专科医院治疗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