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傍上女领导 第31章风标不对

发布时间:2020-01-18 05:13:26

傍上女领导 第31章风标不对

第31章风标不对

林医生讲这番话时,刘立海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林医生,他相信这位村医的话,他脸上的表情以及他装晕时,他不揭发的举措都证实他看不惯村长的我行我素,等他的话一落,刘立海想从床上坐起来,被林医生一把按住了,他压低声音说:“领导,别急,你目前还没完全恢复,太急,说不定会真的晕迷不醒的。”

刘立海一听,没再坚持,而是压低声音说:“林医生,我叫刘立海,是新来的市办公室主任,我确实在查转基因的事情,因为才回京江,很多事情目前还不熟悉。不过,请你相信,我一定会真正为村民们办事的,而且新来的冷市长也会真正为村民们办实事的。我们就是想为村民们办实事,才会暗中调查转基因稻谷的事情,如果你知道什么,请一并告诉我好吗?”

刘立海说得很真诚,而且他此时完全没有领导架子,领导架子这个东西该端的时候要端,该放的时候一定要放。在村民们面前,特别是如林医生这样的村民面前,该放下就得放下,如果继续端着,装着,很容易失掉他们真正意义的亲近的。

果然,刘立海的话一落,林医生压低声音说:“村长和村里的妇联主任有一腿,她知道村长很多事情,而她在妇科病方面有求于我,只要领导相信我,我会找到证据的。”

“林医生,谢谢你了。你叫我小刘吧,别一口一个领导的。”刘立海说着,主动伸出手同林医生握手,他越这样,林医生越是激动不已,眼前这个小伙子一表人才不说,而且比镇长还大,这样的领导竟然一点官架子没有,而且还如此这般地尊重他,他不激动才怪呢。这人一激动,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事全部告诉刘立海,当然了,因为夜已深,再加上,林医生目前没有证据,他只得一边重重地同刘立海握手,一边说:“刘主任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他们互相勾结的证据的。今天大家都累了,你好好休息,我也回家睡一觉,明天去摸摸情况,一有消息,我就会告诉你的。”

林医生话一落,刘立海主动说:“林医生,我的号,你记一下,有事随时给我联系。”

林医生一听,更是激动,拿的手甚至有些颤抖,这可是市里的领导啊,而且这么年轻,一定大有前途。林医生的名字叫林大海,他一心想成为林家村的主任,可是每次选举,他都被村长暗箱操作挤下来了,一晃村长林二根做了二十年的村长,而他还是个小村医,他不甘心啊,可苦于村长镇上,市里有人,他再想当个村长,也是有心无力啊。现在他得赌,赌刘立海的信任,赌攀上刘立海这棵大树。

刘立海把林医生的举措全部看在眼里,看来又一个想当干部的人来了。只有心里有欲望的人才会这么看重有权力的人。这一点,刘立海是过来人,他当然清楚林大海的想法,不过他不会流露出来。他得试试这个林大海的能力,而且现在是他和冷姐姐急需要培养自己力量的时期,哪怕是村一级的干部,多一条心,多一份力量的。

刘立海正因为这么想,才主动把号留给了林大海,林大海记下了刘立海的号后就退出了房间,而且看得出来,他退出去后,是欢天喜地的,这正是刘立海要的效果。看来真相大白的日子不会太远,看来村长想黑冷姐姐的用计不会生效的。想到这一点,刘立海便安心地闭上眼睛睡觉,可能实在是累了,他眼睛一闭就睡着了。

一睡醒来的时候,村头的鸟儿叫个不停,刘立海猛然想起了自己是在林家村,当然也记起了村长说今天有采访,他猛然翻身下床,偷偷听了听外面没什么动静,这才不声不响地溜了出来。他生怕惊醒了阮紫秋,真要又被缠上,他怕自己走不脱身。他得赶去接冷姐姐,而且还得问清楚到林家里到底为的是什么事情。

刘立海悄然开车离开后,赶到冷姐姐家时,才不到七点钟,冷鸿雁没想到这个小傻子来得这么早,看来他还是关心自己的。刘立海从冷鸿雁期待的目光瞬间想起了她的脚扭伤了,赶紧关切地问:“姐,脚伤好些吗?能走路吗?”

“废话,不能走路,谁替你开门啊。”冷鸿雁嘴上这么说着,内心还是很开心的,至少这个小傻子一直在惦记着她。

刘立海呵呵地笑着,他实在不知道如何接。他被林家村的事搅了一晚上,把冷姐姐扭伤的事忘得一干净,如果不是突然想起来,他差点开口就要谈工作,如果忘了关心地问冷姐姐的伤,怕又是一顿挖苦和数落了。

没办法,遇到了这样的姐姐,刘立海只得认命了。虽然一堆的人羡慕妒忌他,可真正和这样的女人相处时,这份情感真心很累。哪一句没关切到位,总会被无缘无故数落一通的。

好在,刘立海算是圆润得快的,终于没有再让冷鸿雁数落,而且极快地跟着刘立海一起出了家门,往林家村奔去。一上车,刘立海似乎是无意也似乎是无意地说:“出了火灾的事情,会不会有多事的去林家村采访?”他可不敢说自己昨晚就在林家村,不敢说这是昨晚听到的事情。当然了,他也担心这么去林家村时,林老会说什么呢?不管如何,他只得去面对,先稳定冷鸿雁再说。

“也是的。总会有这样的多事的。你赶紧对老赵讲一下,不能让去搅和这些事。”冷鸿雁接过刘立海的话说。

刘立海应了一声后,就掏出给赵光鸣社长打,一通,刘立海便说:“老领导好,这么早,打搅了。”

“是小刘啊。哪里是打搅啊,记得老领导就好,就好。”赵光鸣在另一端笑着说。

“老领导,我和冷市长在一起,我们现在去林家村,林家村昨晚发生了稻田失火的事情,但是因为林老在林家村,市里关于打造台湾一条街的计划是很重视的,不希望有报道负面的消息。所以这方面的消息,请老领导留心一下,不仅本地不能报道,外地的和络上的消息来源也请管的们盯着点。这件事,就要拜托老领导了。”刘立海直接把事情的原缘说了出来,而且方方面面说得很详细和周到,这倒是让冷鸿雁愣了一下,如果是她,她可能想得没这么周到的。看来这个小傻子在大书记身边还得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尽管时间不长,收效还是很不错的,不由得心慰地笑了起来。

赵光鸣一听,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赶紧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定会尽力的。”

“等忙过这一段,我再答谢老领导。”刘立海客气一句,赵光鸣也在里客气了一句,便挂了。昨晚他可是接到部主任,要做一期关于林家村稻田失火的整版报道,征求过他的意见,他当时想也没想地答应了,这种社会,有整版报道也很正常。没想到事情远不是他想象中那么简单。那么部的主任一定背后有人授意,这个授意人又是谁呢?如果真是这样,报社看来也在站队,一如他目前肯定是往冷鸿雁这个队伍里站一样,这么一来,又有戏要做,要做演了。

赵光鸣这么想时,赶紧给部主任打,一通,他说:“小汪主许,刚刚接到了市里通知,火灾报道必须停止,不仅如此,上也允许报道,这件事,你盯着点,别出漏洞。”说完,也不等小汪主任说什么,径直挂掉了。

而刘立海这头,他相信赵光鸣这样的老官场人物知道谁轻谁重,而且他可是赵光鸣一手培养出来的,他肯定不会拆自己的台,更不可能拆汪鸿雁的台。一事解决后,他内心要安稳定多了,这件事相比他和阮紫秋的夜会,他清楚谁轻谁重。只要阻止了宣传方面的动作,就等于向对手宣示了风标在变,一切不是在他们的操纵之中了。

等刘立海的车进入林家村时,远远就看到阮紫秋和林老却站在被烧的稻田边上,这倒是让刘立海格外意外的一幕。他示意冷鸿雁朝窗外看,其实冷鸿雁已经看到了这一幕,见刘立海也注意后,问了一句:“小妖精的背影很美是吧?”

这又是哪跟哪呢?刘立海基苦笑不得。可他哪敢再辩驳啊,只是说:“姐,林老会听我们的解释吗?”

冷鸿雁见刘立海转移了话题,一时间有些无趣,她也不想这样,只是没控制自己的情绪,而且她老有一种不在工作状态之中的感觉,完全没进入斗争状态一样。无论是刘立海安排的宣传口的事情,还是她来林家村的主要任务,她都没认真去想过,完全是跟着这个小傻子的情绪在走。风标完全变了,以前可是她一手一脚教导这个小傻子,现在怎么就反过来了呢?这是一件好事吗?

冷鸿雁竟然自己也分析不清楚。

而刘立海话虽然如此这么问,车子却驶向了阮紫秋和林老,无论如何,冷鸿雁和他还是要面对这个人的。可是随着阮紫秋和林老的背景接近时,冷鸿雁怎么又如此地不舒服,不畅快起来呢?

“我这是怎么啦?”冷鸿雁在内心反问着自己。

本书来自:

中国人民第四一三医院
中国人民第100医院
长沙妇科医院
江门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武汉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